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
  • 508阅读
  • 3回复

【旧文新发】 颜守耕执法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2405
铜币
5629
威望
1129
贡献值
1125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 发表于: 2017-12-16
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颜守耕执法
                   □ 颜锡扬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颜守耕画像
  颜守耕,字心伊,号登恒,生于明代隆庆四年庚午(1570年),卒于崇祯十四年辛巳(1641年),滕县人。万历二十五年(1597年),颜守耕中丁酉科举人,天启二年(1622年)春,首任陕西平凉府(今甘肃平凉市)推官,在职时因奔母丧回滕,期满后再补任湖广德安府(今湖北安陆市)司理。推官和司理,是古代郡府主管冤狱和行刑的最高司法官。颜守耕执法,明察毫末,断案机敏,时人称奇,所处案件,为民称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明代天启年间,宦官魏忠贤结党营私,权倾朝野,党羽遍布全国。那时政风腐败,祸国殃民;世风日下,民不聊生。天启五年(1625年),颜守耕再补任湖广德安府司理,上任伊始,翻阅查核冤狱的案卷,其中三名死囚案件使他顿生怀疑,遂决定明察暗访,理清案发事由及办案始末,对上以报答朝廷,对下以不负百姓的信任。在平凉府任推官时,他的政绩卓著,为官民所称道。在德安府任司理时,刑官、他的下属、门生刘禧详细记叙了这次办案的始末。
  德安府孝感县(今湖北武昌北)小河司镇有个刁民恶棍叫席其醇,在镇上当了多年的粮长,是当地出名的恶霸。席其醇和乡民杜九思素有怨仇,两家因争田产曾多次对簿公堂,席其醇对此事一直怀恨在心,时时想寻机会报复杜九思。有一年,席其醇家里有七头牛被盗,他就暗自买通县衙里的弓兵头目杨金选,二人合谋捏造杜九思有偷漏粮款的嫌疑,席其醇就当原告向方巡检告发。同时,席其醇又暗地里贿赂方巡检,杨金选与杜九思也有积怨,方、杨二人就合谋逮捕杜九思坐了大牢。被告杜九思祸从天降,哭天叫地诉说也难以洗清自身的冤枉。他在狱中受尽了折磨,狱吏更是趁火打劫,敲诈勒索他的财物,财物到手后暂时免受拷打,时间一长再照样拷打折磨,就这样接连不断地进行。杜九思在狱中,呼天天不理,叫地地不应,只有含冤忍辱被狱吏恶人们任意宰割。
  一天,方巡检对坐牢的杜九思说:在狱中也无多大的苦恼,  何不多坐些日子,  多举报几人,大家也好寻个活计?杜九思起初不肯,不愿违背良心去做诬陷他人的事,但终于无法摆脱官吏们的威胁和纠缠,就胡乱地诌了几十个人,凡被诬告的乡民个个都被逮捕坐牢。他们的活路只有一条:出了钱才能放人。小河司镇方圆几十里民怨沸腾, 凡是受到牵连的人家, 为了家人免受狱中的折磨和凄楚,都得按富贫不同出钱才能赎人。
方巡检、杨金选、杜九思诬陷善良人敲诈银钱的阴谋得逞后,三人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十分得意,就商量按三股分钱,参与敲诈勒索的这伙歹徒大都同意,内中唯有曾卯儿、左长一、石三儿执理不受这份伤天害理之财。方巡检见状大怒,立刻派捕役缉拿曾、左、石三人。
一天,一位身着长衫的外地游客来到孝感县境内,他无心观赏这里的青山绿水,更无心情在这里即景赋诗。他在随从的陪同下,主仆二人径直地向着小河司镇方向走去。路上,他遇到一位姓杨的老伯,杨老伯见来者是外地游客,又操着北方口音,攀谈中便把这桩冤案的原由告诉了这位路遇客人。临别时,杨老伯还说:没有黄金玉璧之物,这桩冤案断然也难以申冤。杨老伯这时哪里知道跟他攀谈的人就是新任司理法官颜守耕?后来刘禧题诗述其事:

      一段沉冤白日寒,   漫为始末写齐纨。
      谁知仙吏肠如雪,   不作寻常请托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闻知方巡检派捕役捉拿曾、左、石三人,曾卯儿就连夜逃往湖广德安府省城,左长一、石三儿被捕入狱。在省城,曾卯儿与在押的左、石三人联名上告,揭发控告方巡检和杨金选合谋贪赃枉法,陷害无辜。三人的联名诉状呈递到臬司府台衙门,数月之后,臬司府台却行文转县查办,这桩贪脏枉法案又被退回到孝感县。
  孝感县县令饶临川历来就有深恶越级上告的痼癖,凡属越级上告的人从来都不赦免罪行。臬司衙门公文抵达孝感县衙,方巡检闻讯落魂丧胆。方巡检气急败坏,又设陷阱,他诬陷杜九思是盗党里的罪魁祸首。恶人先告状,方巡检抢先在审案前把诬告诉状送到县衙,暗地里他又买通衙门里的吏役庇护。一向被人们认为清正的饶县令这次依然痼癖重犯,官吏串通,蒙避视听,掩盖真象,真假难辨。饶县令几次审问后查不出结果,仍按原判定罪。方巡检还想买通狱吏在狱中击毙三人的性命,只因曾卯儿外逃,最终还不能达到全部杀人灭口的目的,他手足无措,一时还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
被告杜九思不敢承认合伙分赃,曾、左、石三人又无合伙盗窃的物证,杨金选又把栽脏诬告的黑手伸向了他们的家人。
  左长一遭遇不白之冤后已经倾家荡产,为送坐牢吃粥食的钱,他的老父无奈到出嫁女儿家里,借来四件衣衫去本镇典当。杨金选窥知后飞报县衙,县令立即派人缉拿审问。原告席其醇一口咬定其中的一件是自家儿媳的衣衫。左长一哭诉着说:押着云青角边的衣衫是妹妹的借典,当初是妹妹亲手剪裁,亲手缝做,线头几百几十,都说得一清二楚,剩余的布块还收存在自己家中,请官府拆衫查对,取剩余布块核对经线和纬线。几经取样查对,左长一的口供完全属实。饶县令既十分震惊,又乱了方寸,但还是感到案子异常,最终因为原告席其醇及他人另有所托,后来一拖再拖,直至置之不理。杨金选栽脏诬告石三儿苦无物证。石三儿平时以屠宰为业,官府派吏役搜查,在他家里搜到了宰刀和金刚环(北方叫牛角环)。栽脏陷害的物证一到手,饶县令遂以大盗罪名把石三儿和杜九思、左长一三人打入死牢,等候处决。
’”日月俱在,古楚天地无光。三桩命案,环环相扣,枝蔓派生,三波九折。官吏合谋草菅人命,骇人听闻。德安府司理颜守耕洞察毫末,为民申冤,他决定再审这桩乱如丝麻的人命大案。后来有诗记述:

      黄沙五毒动飞霜,   虎亦低眉事可伤。
      不是使君能祝纲,   有何膂力念穹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天启六年(1626年)冬,德安府飘扬着雪花,虽不像北方的雪夜那样寒冷,但人人都感到比任何时候难熬。颜守耕的公案上摊放展开着《大明律》,随着烛光的不断闪动,往事却历历涌上心头。少年时代的颜守耕祖居滕县城西二十五里的级索镇颜家胡同,父亲颜廷器一生读书务农,母亲栽桑养蚕,全家人一直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。他和二弟颜守正、三弟颜守一都在家乡书塾里读书。颜守耕弱冠时考取秀才后,常与同窗好友大颜(今名大彦)的张还白(张彩,字还白,今大彦张氏的五世祖)、龙显宾(今级索龙氏先祖)、王泰阶(今盖村王氏先祖)等攻读诗书典籍。使颜守耕从小就养成勤奋读书、正直善良和疾恶如仇的品格。
  颜守耕面对《大明律》,思念着家乡父老亲友。他提起朱笔批示:由刑府提审案犯,从这里打破层层封锁的关口。一方面,他派林道台去小河司镇询问左长一家的小儿,从幼童口里索取真实的证词。另一方面,派门生刘禧去孝感县监狱亲自查问。他再三叮嘱说,原告、被告要当面对质。原告席其醇奸诈阴险,他苦于无提审费用,刘禧就以席其醇为功德主,刘禧自愿作募缘人,自己为这桩三命案出了六锭银子资助席其醇,还让席其醇写下文字收据,以防受到牵连。
诸事办理完毕,刑府提原告、被告当堂对质。原告席其醇央求无须再审,愿遵从县里治罪,三被告仍旧死也不服。刑府审毕又发往县里。路上,被告杜九思见有活着出狱的希望,但又畏惧狱吏残酷,解差也一时疏忽于防备,杜九思便趁机潜逃。左长一、石三儿已经了心,争个公道,讨个清白,二人自投到县里请禁坐牢,听候发落。
  这年岁末,德安府中丞杨大洪因上万言书弹劾宦官魏中贤被治罪,明熹宗下诏逮捕杨大洪下狱。同时,宦官党羽又假借诏书到涟德应安山他的家乡,逮捕他的家人。颜守耕得知,火速派人绕道密告杨大洪,催促他赶快治理行装远避,等缇骑赶到没能抓到人,只没收了田产。不久,德安府的推铨(掌管刑官任免的官)汪月也遭到宦党的驱逐,被押送回了老家襄阳。颜守耕面对错综复杂的案情和官场现实,他决心为民鸣冤昭雪,再次公审孝感县案。后来有诗记载:

      铁案春回丹笔投,   一番雷雨解三愁。
      真同崔篆开荆狱,   尤似袁安出楚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天启七年(1627年)正月初一,三死囚中唯有左长一尚有老父,左老父抵死不服,他头顶香火,淌过冰河,爬上山顶,九吁嚎哭上告苍天鬼神,冒死向玉皇大帝告了天状,远近乡民无不惊骇,议论纷纷。
  初春,孝感县城外的报恩寺清冷寂静,公审死囚案临时搭建的公堂就在报恩寺中。百姓闻讯由鬼神和官府共同公审三大命案,几十里远的百姓也争着赶来观看这件稀罕事,路途上的人声喧嚷,寺内外的人群擦肩接踵。大堂上依次坐着府官颜司理、州官林道台、县官饶县令,三堂会审,神人与共,案犯一一被押在堂前听候审判。原告席其醇哭着说:那天从傍晚到夜里,我与同伙外出行劫,实在不知家里被盗的事。我枉自出具青衫证据是儿媳妇的衣物,是为了欺瞒鬼神,逃脱王法,今天鬼神俱在,三堂大人俱在,实在不敢再作欺瞒。与盗贼同伙的席其醇理尽词穷,三命大案才水落石出,持续了数年的民事冤狱案最终才大白于天下。林道台嗔怒杜九思潜逃不能对质,只得暂以缺案犯审理,并下令严加缉拿,等待审问发落。颜司理心情沉重,怏怏不已,这期间北国边境清兵频频南犯,大明王朝内忧外患,一派狼籍。饶县令自知丧失良心,坐立不安,如芒刺背。三堂会审当堂公布:曾卯儿、左长一、石三儿判定无罪,当堂开押释放;被诬陷的无辜受害众人,平冤昭雪,恢复清白;有关案犯嫌疑人,待缉拿严查后从重发落。这时,报恩寺里呼叫声如同春雷,响彻古楚国大地和天空,寺内外的百姓纷纷焚香磕头,千恩万谢,口呼青天。不久,席其醇的长子暴病身亡,儿媳也改嫁远去。专横拔扈的杨金选也被黄陂县的盗贼咬定是同伙,被捕后押在西陵狱中等待处死。黎民百姓说:诬告杀人的人还得因诬告杀自己,这真是鬼神的报应,真是亘古少有的奇事!有诗载曰:
      
      奸儿得报亦何奇,   合室今为颂德碑。
      不是于公能治狱,   婆心端的玉皇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八月十五,是颜守耕的五十八岁生日。赐进士第、中宪大夫、德安府事、前户部郎中通家李行志,联同同僚田一艺、任大仰等,为颜司理祝寿,撰写颂辞褒扬他体恤子民、祥刑执法、平理冤狱的高风亮节。这年八月,崇祯皇帝即位,魏忠贤被革职查办,在去凤阳途中,魏忠贤畏罪上吊自杀,至此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,崇祯帝下诏暴其尸。冬去春来,被平反的冤民们还在自家的正堂上方树立木主,写上颜司理的名讳和颂辞叩头诵祝。之后,颜守耕无心再留恋这险恶的官场,告别了同僚故旧,回到家乡滕县。次年为崇祯元年,商洛公署府衙内刊石立功德碑铭纪其事。有诗记述如下:
    
    九吁灵山血已倾,   还依大父乞余生。
    遥遥申嘱无他说,   须念人间忆子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颜守耕辞官回到滕县的第二年,即崇祯二年(1629年),他开始在城南安乐窝买地建房,因仰慕宗族先贤颜安乐的人品学识,把安乐书屋住处取名为安乐别墅。安乐书屋因年久被呼成了安乐窝,今天在滕州市区内名叫安乐街。他继续与好友过着诗酒往来的晚年生活。烛光下,还常和亲家张彩谈论滕县的政事,谈论着张彩主编的《滕志续编》县志文稿。
  崇祯十四年(1641年),一代廉吏颜守耕溘然长逝,享年七十二岁。子孙在级索北三里择茔安葬立碑,远近官绅贤达闻讯,也为这位德高望重的长者送别。
  到清代康熙十三年(1674年)续修《滕县志》,始为颜守耕立传,其后康熙十三年县志散佚,今在康熙五十六年《滕县志》有载文曰:公魁梧奇伟,美须髯,声若洪钟,慷慨好义,邑(县)有大徭役持论不阿,为文奇懋自成一家,诗安雅如王孟,书法出入苏黄……为乡先辈中所希觏往者,于公之目为不虚也。有诗云:
      
      欲寄寰中几县官,  入人何易出何难。
      祥刑应法颜司李,  已佐尧仁见一班。

(本文原载《时代生活》1999年第二期是依据清康熙《滕县志》撰写。另载,《滕州历史文化》、《滕州颜氏》等)

考释说明
 
  本文考证:主要依据《明史》、清康熙五十六年《滕县志》、《古滕颜氏族谱》,查证资料《辞源》、《辞海》等。
 
说明:
  县志记载颜守耕年龄有误,清光绪二十九年续修族谱已作更正。县志误载刘禧为杨禧。
本文原始诗文原出刘禧,明崇祯元年(1628年)十二月初十写于商洛公署(今甘肃商洛市),题为《颜老师老公祖赠诗并述事》。《古滕颜氏族谱》记载,明崇祯十五年壬午(1642年)清兵南下,九世颜方琦得简蠹残字于灰烬中,不胜非痛。到清康熙二年(1663年),才请滕县北门里举人黄芝森在劬思堂书之于帛,此后得以载于族谱与县志。颜方琦,字瑶次,卒葬北颜楼村西祖茔。
诗文注释:
  一、纨,白色的绢。 二、膂力,超人的体力。 三、崔篆,西汉人,王莽建新大尹(知府太守),做官三年,平理狱案二千余人,后辞官不仕,客居荥阳潜思著书。 袁安,东汉汝阳人,楚郡太守,平反冤案政绩卓著。 四、于公,于定国,西汉东海郡郯县(今山东郯城西北)人,汉宣帝时任廷尉,决狱审谨,有疑者皆从轻处理,当时称为决疑平法,后为丞相,封西平侯。 五、九吁,多次呼天喊地诉说冤枉。大父,祖父,俗呼老爷。 六、司李,即司理,为古文通假字。班,斑的通假字。
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

发帖
8110
铜币
18042
威望
2137
贡献值
2182
只看该作者 1楼 发表于: 2017-12-16
内容丰富,拜读了!
蒲门——散人
在线颜其玲

发帖
1730
铜币
2493
威望
363
贡献值
364
只看该作者 2楼 发表于: 2017-12-17
更值得所有孝感颜氏纪念!
离线蓦然回首

发帖
406
铜币
2070
威望
12
贡献值
12
只看该作者 3楼 发表于: 2017-12-18
先贤轶事,有趣,应多收集!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